生死之花灵异事件

深夜奇谭 灵异鬼话 2022-11-24 0

6人离奇死亡,人人说是灵异事件,但我藏在窗帘后看到全部过程,下面一起来看看本站小编深夜奇谭给大家精心整理的答案,希望对您有帮助

生死之花灵异事件1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火花| 禁止转载

1

星夜浓墨,人人风尘仆仆。

车站走出一女子,长发扎着马尾,皮裙牛仔,背一个大双肩背包,一看便是赶路的人。她脸蛋鹅圆,嘴唇嫣红,本是温婉的气质,却戴一黑亮墨镜,平增了几分冷艳洒脱。她叫黎铅,常年在外奔走工作,三年来第一次回家。

“谁呀!”

人流汹涌,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她嘟嚷一句,退到旁边的黑暗中,拿起手机。

“是……黎铅吗?”那边传来一个木讷的男音。

“你是?”来电显示陌生,黎铅也不记得这个号码。

“我,宫城。”好熟悉的名字,但又隐含着巨大的陌生感,在外面奔波这么多年,以前的记忆已淡忘许多,好在对方又提醒,“小学同学。”

黎铅终于想起,记得对方是个沉默寡言的男生,后来发生事故,不幸残疾,便退学了。不知为何,对方的声音突然变得焦急,“你……你在哪儿呢?”

“怎么了?”她觉得奇怪。

“你……是不是在车站?”

“你怎么知道?”黎铅略显警觉,这是在外行走的本能。

“我问同学的,说你今天回来。”宫城支吾着,“最近……周围不太安全,你千万别走那些小路小巷什么的,知道吗?最好直接打车回家吧!”

“嗯?”黎铅一阵莫名,又应付几声便挂断电话。她摇摇头,看看四周昏暗的天色,不觉寒意上身。这时正一个出租司机凑过来,“美女,搭车不?”

“唔!”想到宫城刚刚的话,看着人流越发拥挤,黎铅最终还是同意了,只叹息又得丢掉40块钱。出租车在这城市的泥潭中缓缓前行,似乎也让她慢慢融入这座曾经熟悉的城市,既有归属感,又觉得不安。

饭后,黎铅盛一碗浓白的骨头渣子汤,小口啜吸着。

休假回家已三天,与在外面东奔西走的繁忙而比,家中的安宁实在让她感到满足而放松。爸妈虽埋怨她不常回来,但也是发自肺腑地高兴,对她很好。一碗汤很快喝完,黎铅惊了一下,竟发现老妈不知何时坐在对面,眼神直直的,她左看右看,一会儿皱皱眉,很是认真。

马上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黎铅朝她露出一个花儿一样的笑脸,准备逃跑。老妈不慌不忙地叫住她,而后拿出一叠照片,在一个褐色文件袋中,码放得整整齐齐。各种白领、蓝领、老师、老板,应有尽有,可见她的用心程度。

接下来就是各种相亲逼问,由老妈主攻,老爸在沙发上看电视,抽空敷衍几句。客厅里还有个4岁半的侄子在丢积木玩,不时瞎叫两声。

黎铅耷拉个脑袋,老妈训累了已经去厨房洗碗,让她好好反思。小侄子忽然往这边扔了个什么,砸中她脑袋。黎铅冲他一瞪眼,得到了一个鬼脸。

“这小鬼……”

原来是一团被揉成了纸球的报纸,黎铅心里一动,直觉般伸手把它铺开。穿围裙的女人刚洗完碗出来,还一边说:“铅铅,你就去看看怎么了?妈妈给你挑的可都是好青年呐!”

她忽地看到了黎铅手里的报纸,脸色登时变了,两步过去抢了过来。只见黎铅抬头望着她,一片煞白,莫名惊恐。

“杀人皮球,又开始了?”黎铅喃喃念着。

妈妈狠狠拍父亲的肩膀,“你也是,不是让你当垃圾丢掉吗?”

爸爸无辜道:“天地良心,我放在那个黑色口袋,准备明天就丢的。”

黎铅朝那边看,小侄子又冲她做了个鬼脸,专心在那黑口袋里翻来翻去。

注意到日期,事件正是发生在三天前,恰巧是她回来的时间。标题上用醒目的大字写着:诡异小巷再现奇闻,杀人皮球时隔六年再现。

下方便是详细些的报道,大致记述了经过。遇害者是一名中年男性,被钝器击打致死。遇害地点是在车站附近一条偏僻的巷子里,时间是深夜,第二天被清洁工发现后才报了警。

除了身上的现金被拿走以外,银行卡、手机等东西都未丢失。唯一不变的是,死者身边放置着一个黑色的皮球。这起连环杀人案件跨越15年,不是绑架,不像抢劫,不像复仇,多年来就连最出色的心理侧写师也难以刻画,便流传成了杀人皮球的传闻。

“三天前的车站?”黎铅忽地想到那个男同学的电话,悚然一惊,不正好是自己从外地赶回来那天吗?如果没有他提醒,受害人会不会是自己?这是巧合吗?

妈妈在旁轻轻开口,“铅铅,都这么多年了,小润的事,你也该……”

黎铅身子一抖,记忆的山洞中飘出几张惨白的面孔,布满血痕,他们既熟悉又陌生,带着难言的痛苦,她惊觉自己从未忘记……

老爸扯着她衣袖,眼神示意让她别再说。黎铅坐在那里,手指捏得发白,冷冷地念着“是啊!都这么多年了,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还要杀人?”

和大多数居民不一样,黎铅从来就不认为这是一起灵异事件,一只黑皮球,难道真能杀人?把一起案件归于神鬼,这其实只是警方无能的表现。案情的离奇让他们无法扛住压力查下去,这时候编出一两个鬼神就再好不过。

凶手选择在深夜,偏僻没有监控的地方作案,虽然拿钱但却不绑架勒索。线索太过缺失,再加上这起案子跨越的时间太长,很多信息早已丢失,更加大了查清真相的难度。

可对于黎铅来说不是这样,因为她曾是杀人皮球案件的目击者。并且,她目击的,是杀人皮球致死的第一起案件,死者正是与她曾青梅竹马的朋友林润,死亡时刚11岁,与黎铅是同班同学,而且是同桌。

那天其实已经不早了,可黎铅一定要求他来自己家里看电影。她家住在5楼,可以看清周边的街道,她常躲在窗帘里观察林润行走的路线,能看见那男孩子一步步在路上走,这也是她的乐趣。

可这次出现异常,转过一个街角后,路灯旁,黎铅看到有一个黑影把林润带走了。当时她以为是他的家长或者老师,也没在意,可那天林润一直没来,直到第二天有人在一个小山坡上发现了他的尸体,被钝器击打致死,身边有一个黑色皮球。

至此,杀人皮球开始流传开。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总是看到那个将林润带走的恐怖黑影在她眼前出现,有时是在路口,有时在楼下,有时偷偷跟着她。黎铅多次向父母提及,他们却只认为她吓坏了,她只能一个人躲在屋中瑟瑟发抖。

如果自己不那么任性,林润可能就不会死,自责、恐惧让她几乎精神失常,以至于父母不得不将她转校,又请了心理医生,状况才得到缓解。时隔多年,因为这件事,她在外拼命工作,几乎不敢回家。

黎铅脑子里又出现林润的样子,这么多年,他已经模糊了,但还在那么开心地笑。墙上挂着一幅他送给自己的海报,就算在最害怕的时候,她也没有扔。那是一只土黄色的大狗,眼神忧郁地望着夕阳。

“我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女孩了,从前我做不到的,现在都能做到,我不会再害怕,我一定会抓住他!”黎铅红着眼睛对那张海报发誓,既是为了林润,也是为了自己。

床上放满了剪贴的报纸,这些都是这15年来所有因杀人皮球而死的人。第一位死者是林润,以他死后的年限开始算,第3年,又出现一名死者,是当地初中的一位男学生,第5年,一位女高中生受害,第8年,一名读小学的男孩放学途中遇害,第9年,一位外地女商人被杀。此后凶手再没有作案,直到前三天,第15年,一名在公司上班的中年男性死亡。

15年的时间里,一共出现了六名死者,各种身份都有,除了作案手法一致外,死者间几乎毫无共同点。但无一例外的是,每一次杀人皮球的出现,在当地都会引起极大的轰动,各路媒体都争相采访,几乎踏破了案发区域附近居民的门槛。

六年都没有作案,网上的各路专家都猜测凶手是否已经死亡或者移民,可能已经以别的什么罪名被抓起来了……可如今杀人皮球再现,无疑狠狠打了公安机关的脸。

是啊,6年了,你感到愤怒了还是悲伤了?对社会不满?究竟是为了什么,让你再次杀人?

黎铅面无表情地想,在此刻,她似乎变成了那天的黑影,冷酷而毫无人性。当时她不懂得分辨,现在从回忆中仔细看来,那黑影低于围墙半个头,身高应该在一米八左右,从身材来看应该是男性。他能够让林润愿意跟着他走,那么一定是熟悉的人,或者至少拿出了什么让他相信的东西。熟悉街道,对周围的路线都了解,才能清楚地选择杀人地点。

那么,凶手至少认识林润,而且是身材高大的男人,并且很有可能住在这附近。得出这个结论,黎铅先是一惊,而后便在脑海中仔细搜索。可时间实在太过久远,很多人,很多事都模糊了。耳边嗡嗡作痛,她只能先不去想,翻出了一些以前的东西,希望能帮助回忆。

外面妈妈的呼唤一阵一阵,叫她下去吃饭。推开房门前照照镜子,黎铅把自己吓一跳,这几天都关在房里研究案情,现在的她蓬头垢面,神情憔悴,哪里还有刚回来时候的那股精神头。洗个澡才出房门,黎铅下楼,在餐桌旁看到一个有些陌生的男人,他两鬓已经白了,面容苍老,神态拘谨,正笑着上下打量她。

黎铅冲他勉强一笑,心里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时妈妈端菜上了桌,诧异道:“怎么着,你们这是都不认识了?”

那男人哑着嗓子说:“嘿嘿,铅铅这几年没回来,记不得我也正常。”

妈妈一拍她肩膀,“这是你郭代叔叔啊,忘了?以前你跟子京一块儿常去他们家玩。”

黎铅望着那男人,霎时无言,她记忆中的郭代叔还是一个精神很好的人,一点不显老。是啊,15年过去了,黎铅脑子里忽然“嗡”的一下,抬头盯着他,眼神冷了起来。她想起一件事情,林润死时,郭代正值壮年,身材可能刚好是那样……

2

“来,铅铅,快跟你郭代叔问好。”妈妈连连笑着说。

黎铅却似没听到般,只瞥了他一眼,坐到旁边吃菜去了。妈妈瞪她一眼,尴尬地说:“那个……她这两天心情不太好,别介意。”

“不会。”郭代摇摇头。

饭菜都是好吃的,但桌上的气氛干巴巴的,黎铅故意只闷头吃饭,想看郭代会不会有紧张的表现。妈妈咽了口汤,可能是想调和一下氛围,突然说:“老郭,我跟你说啊,铅铅这两天老把自己关房间里,看什么报纸,你可得劝劝……”

“妈,你就不能好好吃饭?”黎铅马上拦住了她的话头。

“报纸?什么报?”郭代好似来了兴趣。

“也没什么……”黎铅装作随意道,“就是一些刑事案件什么的。”

郭代脸色微微一变,手也抖了下。黎铅马上意识到,他一定跟这起案子有关。

这顿饭缓慢地吃完后,郭代就离开了,妈妈边收拾便埋怨她,“铅铅,你怎么回事,妈平时怎么跟你说的?你现在在外面有出息了,连老叔叔都不认了?”

黎铅也解释不了,想了想问:“妈,郭代叔是来干吗的?”

“还能干吗?”妈妈没好气道,“不就是那害人的什么杀人皮球,只要一发生这样的事情,你郭代叔就四处跑,让大家多小心,多留意,想着能不能把他抓住,好人啊!”

“真的就只是为了提醒大家?我觉得,郭代叔变了许多。”黎铅摇摇头问道。

妈妈抬起头,似是在回忆,“嗯,你这么一说,确实是。唉,自从子京那孩子去了之后,老郭整个人就变了,这人啊,心死了,身体也就没了活力,哪里还能有以前那么硬气呢?记得子京刚死那段时间,他白天夜里总在路上哭,周围人还以为他精神出问题了。不过现在他变得和气一点,慈悲一些,也不是坏事。”

提到的子京,是郭代的儿子,当时跟黎铅在一个学校读书,比她小一届。黎铅记得这个孩子,跟郭代年轻一样,很横,在林润出事的半年前,他在河边玩耍时被水冲走了。后来在下游找到他的尸体,全身浮肿。黎铅跟他玩过一段时间,印象很深,还记得自己在他葬礼上哭得厉害,献了一束花。

为什么?这一片的居民这么多,如果杀人皮球与郭代无关,他又为什么如此上心?黎铅站在15年前一样的位置,用窗帘把自己裹起来。外面的天色昏暗,与当时一样,只可惜前方修起一栋高楼,她再看不到那个街角。

黎铅想起一件事情,也因为这件事,她刚看到郭代便产生了怀疑。在子京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郭代叔都处于一个极度暴躁,精神接近失控的状态,他觉得自己儿子的死是被人所害,而凶手就在他的同学之间。

他开始跟踪与子京关系接近的一些人,并偶尔采取攻击、逼问等一些强制措施,黎铅自己也遭受过这样的对待,所以一下就想了起来。郭代的行为当时引起家长们的众怒,他甚至害得一个男生摔下山沟,导致半身瘫痪,之后赔钱,拘禁,他才停止这种行为。

如果,他因为压抑内心导致精神变态,实行杀人报复,那么动机也就有了。黎铅背后冒起一股凉气,越想越觉得可能,她知道自己必须要进行验证,如果郭代就是凶手,他家里一定藏着线索。

告诉父母有个同学聚会她便出了门,按照记忆中的路线,绕半小时才到地方。郭代的家是一栋略偏远的房子,周边有围墙,黎铅隐约记得有个地方是篱笆,有破损的地方,子京以前带她来玩过。她果然找到了这个地方,15年了,那处缺口还跟以前一样荡着月光,她莫名有些感伤。

黎铅告诉自己,现在不是软弱的时候,她钻过篱笆,在房子四周绕一圈,没有灯光,这么晚了,他能去哪里?黎铅忽然有一个恐怖的想法,他不会是去杀人了吧?不过她马上排除这个可能,杀人皮球的规律,每杀一个人,中间大多都有着2到6年的间隔,除了第八年和第九年连杀两人,没有例外。

在后门口找到一扇开着的窗户,翻进去后,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这时黎铅才觉得恐慌。努力平复心跳,黎铅用手电照照自己,知道现在自己的脸一定惨白而可怕,她小心走动,用手电将这个房看了一遍。

她跑入的第一个房间应该是客房,除了一张空床外几乎没什么东西。推开门,这时“吱呀”的声音都让她感觉极为恐怖。

第二间房是书房,仔细翻找后也没有发现什么东西,然后是主卧,次卧。因为没经验,碰倒了不少东西,每次她都吓个半死,但好在没人出声。感觉到房子里确实没人后,黎铅心放下不少。

在把这栋房子几乎都找一遍后,她失望了,房子里东西都很乱且杂,看来没什么人打理。这样其实还方便她寻找,不用想着如何把东西归位。但翻找后发现实在没什么可疑,都很普通。就在黎铅准备离开时,她想起一个地方。

她几乎要忘了,子京以前带她常躲在那个地方打游戏机,那是楼梯和房间的一个夹角,利用建筑学的伪装,在里面藏了一个不小的杂物间。

找到那个把手后,黎铅打开了门,里面潮湿阴冷,她直打了个哆嗦。

手电的光四下晃动,都是一些破旧的柜子、书本和玩具。难道真跟他无关,是自己想多了吗?黎铅叹气,准备离开。转身她踩到什么软软的东西,脚下不稳,摔在一块木板上,她揉揉手腕,下意识去看踩到什么。

一个倾斜的柜子下面,藏着3个黑色的皮球,还有一个刚被她踩到滚到另一边。那些黑皮球像是死人的眼珠,残忍地盯着她。

黎铅只觉得眼前几乎一黑,全身冰凉,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望着那些黑皮球,她忽然有一种强烈的呕吐欲望,趴在地上干呕了好一会儿。

真的是他,真的是他!自己现在该怎么办?把黑皮球拿走?报警?不,一个皮球证明不了什么。对,把警察带到这里,他们看到这些黑色皮球,就会重视,一定能搜出新的证据。黎铅做了决定,她喘息着,快速爬起来。

这时黎铅左边忽然有了动静,她整个人僵住了,颤抖着移过手电,一只老鼠迅速跳开。看来是自己太紧张了,黎铅暗骂自己,周围安静得异常,以至于一点小声音也显得很是可怕。她走两步,又有声音响起。

“咳咳”房间里黑暗而孤寂,浓稠的恐惧几乎攥住了她,而后是巨大的惊恐。房子里明明没人啊!黎铅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咳咳”黎铅朝声音的方向,颤抖着将手电打过去,在光芒的边缘,渐渐出现了一个姿势古怪的影子,像是个人影。(原题:《杀人皮球》,作者:火花。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公众号:dudiangushi>,下载看更多精彩内容)

生死之花灵异事件2

中国小康网9月8日讯 通讯员沙蕊 综合报道 近日,四川省万源市第三中学校“荔枝古道考察活动小组”前在往花萼山考察野生荔枝林的时候,发现了“冥界之花”水晶兰。随后,经成都市植物园和达州市林业局专家辨认,初步确定该植物属水晶兰亚科。

四川发现冥界之花

水晶兰,有“幽灵草”“梦兰花”“冥界之花”等别称。在中国许多小说里,或被神化为有起死回生之效的仙草,或被视为具有杀人魔力的植物。它生活在幽暗潮湿的枯枝落叶之间,是一种腐生生物,浑身晶莹剔透。颇为特殊的是,像水晶兰这种寄生在腐生真菌上的植物,并不多见。近日,四川东北部的万源市,一所学校的师生在山中发现了一些颇似水晶兰的植物,并拍下了照片。经成都市植物园和达州市林业局专家辨认,初步确定该植物属水晶兰亚科。

四川发现冥界之花

专家称,其实水晶兰既没有回天的魔力,更不会伤人致命,而是一味可医治体虚久咳的民间良药,其性平和,味微咸。发现荔枝树下悠然栖居这两天,一组“万源本地发现水晶兰”的文图在万源本地朋友圈里火了一把。昨日,说起这个事,万源市第三中学校的老师冉启东也觉得,能发现“水晶兰”确系意外。四川发现罕见“冥界之花”浑身晶莹剔透四川发现罕见“冥界之花”冉启东回忆,8月24日,万源市第三中学校“荔枝古道考察活动小组”前往花萼山考察“野生荔枝林”。

据发现者介绍。自己和其他两位老师带着6名学生一起进入花萼山。途中,家住庙坡的两名学生介绍,在老家有不少人称家附近的山中常有野生荔枝,于是师生9人改道前往庙坡两位学生家附近询问野生荔枝的情况,下午2点多,学生简志丹看见一棵荔枝树,“当时想去摘荔枝。”走到荔枝树下,却发现一堆白白的植物在枯叶中冒出,“看起来很乖,远看有点像蘑菇。”简志丹说,晶莹剔透的,就像冰雕一样。好奇的她连忙喊旁边的同学过来看“稀奇”。

四川发现冥界之花

有同学说酷似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寒冰射手,有的说是天麻,想挖出来看,但被老师阻止了。“最好不要动,保持它的完整性。”冉启东介绍,确实没有看到过这种植物,拍照后9人下山离开。四川发现罕见“冥界之花”浑身晶莹剔透水晶兰回家后,简志丹在网上无意中发现水晶兰的图片与之前所见植物相像,于是将照片发到微信群,让老师和同学帮忙确认,群里顿时炸开了锅,大家众说纷纭。老师和学生都在网上查找资料,同时,冉启东请万源市林业局工作人员帮忙鉴定。

通过冉启东发来的样本照片,林业局工作人员袁海川介绍,单位不少人都没有见过这种植物,然后请来一位植物方面的研究生帮忙确认,还是不能确定。袁海川说,不能确定的原因一是没有实物,二是照片的拍摄角度是从上往下,没有中心部位的照片,影响了判断。鉴定腐生植物偏好幽暗昨日,达州市林业与园林局高级工程师于长春通过对比和查阅资料,称这是水晶兰。但是,成都植物园高级工程师李方文在查看照片后,认为这是球果假水晶兰。

四川发现冥界之花

系杜鹃花目鹿蹄草科、假水晶兰属腐生草本植物,多年生,全株无毛,干后变黑,肉质,或顶部稍有毛。生于海拔900-3100米的针阔混交林或阔叶林下。四川发现罕见“冥界之花”浑身晶莹剔透“冥界之花”水晶兰水晶兰与球果假水晶兰有什么区别呢?据介绍,假水晶兰和水晶兰是同属鹿蹄草科的腐生植物,亲缘关系十分接近,相当于“姐妹”,因此光从外形上看,很难区别。两者的区别主要在于子房构造不同。

“没有实物,也不能看到子房内部,只能从外形上初步判断。”李方文说。河北保定市易县林业局工作人员谢玉常曾在2014年发文《幽林白精灵》,详细介绍水晶兰,其在文中称,水晶兰晶莹洁白,却生长在幽暗潮湿的密林;货真价实的植物,全身上下却没有一个叶绿素,全靠“他人”养活。在自然界中,水晶兰多为数株聚生,少数独出,全株高约10厘米~15厘米。在千万年的进化中,水晶兰的叶子进化成白色半透明鳞片,如一层薄如蝉翼的纱包裹在洁白的茎上。

晶莹剔透的多重花瓣像一朵盛开的玫瑰。每年6月-9月是这些花儿脑袋低垂的时候,也是它们刚刚出土不久之时。等到蜜蜂前来拜访时,它们才会逐渐昂起头来,最后长出野生动物喜爱的浆果。完成传播种子的任务后,它们将变成一根根灰黑的“火柴头”。四川发现罕见“冥界之花”浑身晶莹剔透“冥界之花”浑身晶莹剔透水晶兰生活在幽暗潮湿的枯枝落叶之间,和其他腐生生物一样从死亡的生物身上汲取养分。

四川发现冥界之花

水晶兰全株没有叶绿素,因此不能进行光合作用,它获取食物的奥秘就在脚下的腐叶堆里。水晶兰的根部与菌根类似,其实就是模仿真菌的菌根,并探进真菌的根内吸收营养。像水晶兰这种寄生在腐生真菌身上的植物,在植物界中不多见。小说中既是仙草也是杀手水晶兰,又有“幽灵草”“梦兰花”“死亡之花”“幽灵之花”“冥界之花”之称。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寒冰射手身着冷色蓝衣,对来犯的敌人冷静地发射寒冰豌豆。

水晶兰因酷似寒冰射手,常常被网友们认为是寒冰射手的原型。在中国许多小说里,“水晶兰”常常被神化成具有起死回生功效的仙草:主人公受了重伤,机缘巧合寻得一株仙草,从而起死回生,并练就绝世武功。或被视为具有灵异力量可杀人于无形的邪恶化身,甚至于它的幽香也能让人闻之色变。四川发现罕见“冥界之花”浑身晶莹剔透四川发现罕见“冥界之花”水晶兰在起点中文网上,输入水晶兰进行查找,共有19部小说,其中多为玄幻类。

此外,水晶兰还有着“花中玉女”美誉,它的枝茎和花朵呈现出晶莹剔透的状态,有若水晶状的烟斗,花朵微微下垂,在幽暗处散发着光,像极了仙草。如果忍不住采一株,水晶兰的受伤处,会流出胶状露珠,然后迅速变黑,真的有一点武侠小说里的仙草的味道。谢玉常称,其实,水晶兰既没有回天的魔力,更不会伤人致命,而是一味可医治体虚久咳的民间良药,其性平和,味微咸。

生死之花灵异事件3

这几天,网络上传出一组“冥界之花”的照片,本地朋友圈顿时沸腾了起来。

“冥界之花”现身四川万源,果真具有“杀人魔力”吗?

据悉,“冥界之花”实为水晶兰,属腐生草本植物,系杜鹃花目鹿蹄草科,长生于海拔900-3100米的针阔混交林或阔叶林下,是一种寄生在腐生真菌上的植物,人们很少能看到。

“冥界之花”现身四川万源,果真具有“杀人魔力”吗?

此次被四川万源一所学校的师生在山中发现,如不是拍下照片,经林业局专家辨认,恐怕人们永远都不会知道,在游戏、小说里面的仙草却真正存活于世上。

“冥界之花”现身四川万源,果真具有“杀人魔力”吗?

在游戏中,水晶兰又称“幽灵草”“梦兰花”“死亡之花”“幽灵之花”“冥界之花”,被神化为有起死回生之效的仙草,也是一种具有杀人魔力的植物。水晶兰因酷似游戏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寒冰射手,常常被网友们认为是寒冰射手的原型。

“冥界之花”现身四川万源,果真具有“杀人魔力”吗?

在玄幻小说中,水晶兰被誉为“花中玉女”,被神化为食之可以令人起死回生,多被应用于主角受重伤后,经历种种磨难后偶遇一株仙草,吃完后伤势痊愈、功力大增的桥段。

“冥界之花”现身四川万源,果真具有“杀人魔力”吗?

同时水晶兰或被视为“冥界之花”,其极具灵异力量且可杀人于无形之中,是具有超级魔力的邪恶化身,已至令人闻风丧胆。

“冥界之花”现身四川万源,果真具有“杀人魔力”吗?

但实则在现实社会中,水晶兰却全区玄幻色彩,非得提其功效,他也只是一味性平和,味微咸,可医治体虚久咳的民间良药。

“冥界之花”现身四川万源,果真具有“杀人魔力”吗?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