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攻击人灵异事件

战旗红 灵异鬼话 2022-11-24 0

地主诈死装鬼,掐住村民脖子,村民纳闷:鬼在月下有影子?,下面一起来看看本站小编战旗红给大家精心整理的答案,希望对您有帮助

影子攻击人灵异事件1

作者:朱炳东

上世纪50年代初,南方普遍开始了土改,进行清匪反霸,由地方派出土改工作组到各村去发动农民,建立民兵组织,成立农会。将地主手中的土地、粮食分给无地的农民。同时收缴地主手中的枪支,装备民兵。

土改资料照

1950年初秋,湖南常德有个较大的山村王家湾,进驻了工作队,把土改、反霸搞得热火朝天。这一天,农民们白天里割稻、打场,吃罢夜饭后,便三三两两聚集在大门边,似乎在等候什么。这时,村里打更的矮子王二边打着锣边吆喝:“当——各家管事的,到祠堂开会斗恶霸地主啰!当——”于是聚在门边的各家“管事的人”,便把夹衣往肩上一搭,竹烟筒往腰里一插,朝村外的祠堂走去。

到祠堂的不光有“管事的人”,不少细伢子、细妹子,爱凑热闹的婆婆、堂客也去了,把王氏祠堂挤得满满的。这个恶霸就是村里的首富王雅堂,他占了全村大半的土地、山林,甚至溪流。虽然村子里都姓王,一个祖先传下来的,但是该交的租子,是多少就多少,一分都不能少。上山砍柴、捡个油茶子,他便大喊大叫。

所以工作队一来,把“谁养活谁”的道理给农民一摆,各个佃户的情绪一下上来了:他王雅堂不插秧、不晒太阳、不收谷,凭什么坐在家里吃鸡鸭鱼肉?我们一年四季不得闲,倒吃不饱、穿不暖?几个骨干聚拢起来,把王雅堂的威风打下去了。王雅堂原先喜欢手里提一根文明棍,现在把棍子收起来了。原先腰杆挺得笔直,现在佝偻着腰。所以庄稼人虽然白天收谷打谷累得很,可如今这谷是自己的,不用再交给王雅堂了,心里都乐开了花。

这个王雅堂,斗他他低头,要地他交契,要财他开窖,可就是一口咬定没有私枪,交不出来。可是,王家湾的人都知道,虽然他老子给他起个“文名字”,王雅堂却是个“武行者”。从小爱舞枪弄棒,不用心读书。他老子揪了几次,也随他了,心想乱世习武也不差,干脆给他找了个武师,天天教他。出师后,王雅堂自己也收了一帮小弟,当起了大哥。后来又买了一些枪支,找官府要了个名号,成立联防队。在附近一带称王称霸,鱼肉百姓。直到解放大军来到县城,王雅堂的联防队无形中解散了,枪支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一问他,说是都被联防队中的外地人带走了,十几支枪也没有了。他这话谁信?明明是想着变天嘛!村里民兵都很气愤,在工作队队长老刘上区上开会那天,决定把王雅堂绑到祠堂里审讯。

翻身农民审地主

于是,王家湾农会主席王富贵带着民兵来到王雅堂家里捉人。不料,远远就听见王雅堂老婆在呼天喊地地大哭:“天啦!你一撒手走了,叫我们孤儿寡妇怎么过哟!”王富贵他们快步赶去,只见堂屋中间放了一副棺材,王雅堂直挺挺躺在里面,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青红印子,僵直的身上套着他常穿的黑色长袍、黑西裤,头上戴着礼帽,他以前经常耍威风的那根文明棍放在他身边。

民兵队长王大毛当下火了,一边骂着:“枪没交就死了!”一边伸出手去要扯王雅堂的衣帽。王雅堂的老婆、媳妇等,立即像发疯一样扑了上来,拉住王大毛,又哭又闹,大喊:“人死了都不得安生!”王大毛浑身冒火,连喊:“放手!放手!”挥起拳头又打不下去。王富贵上去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王雅堂家女人们的手扯开。王富贵拉着王大毛的手离开了。

顷刻间,王雅堂上吊自杀的消息就传遍全村,男女老少都围在王雅堂家门前看热闹。不一会儿,几个平时与王雅堂说得上话的富裕户,来磕了几个头,就匆匆离开了。王雅堂的堂客哭着说:天天逼他交枪,把他逼死了。村里大部分人都说:恶有恶报。不一会儿,棺材盖就钉上了。几个闲汉把棺材抬到村外祠堂边的祖坟山埋了。闲汉们挖坑,抬杠、埋土、烧纸后,王雅堂的老婆给他们每人壹块银元,另做了几个菜,请他们喝了几杯酒。

王雅堂一死,冤无头、债无主,乡亲们的热情顿时消下去了。有几户富裕户还说,农会太狠了一点,不该把同宗同谱的王雅堂逼死。王大毛听了此话,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响,大叫:“王雅堂呀,你没吃个枪子就死哒,太便宜你了!乡亲们还有几多账没有同你算清白!”

前年天大旱,人畜吃水都困难。王大毛家租田的收成不好,可王雅堂依然按老规矩收租,一粒租米都不能少。王大毛的妈苦苦哀求王雅堂,要求留一担米过冬。王雅堂却派来了“联防队”,提着枪来逼租,用枪托把大毛妈妈捣翻在地。王大毛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见妈妈被打,抄起扁担就跟那些喽啰打了起来。王雅堂带人把王大毛抓进大院,毒打一顿,准备明天送县里坐牢,罪名是:抢夺枪支,图谋不轨。

大毛的父亲托人求情,要求王雅堂看在同祖同宗和大毛年轻的份上,放过大毛。王雅堂说交50块大洋,就放过大毛。大毛父亲只得上山去打猎卖钱,却不想被野猪顶下山崖,摔死了。大毛妈妈痛夫痛子,急火攻心,眼睛一下看不见了。大毛18岁的妹妹苦妹子,只好上门去求王雅堂放过哥哥。王雅堂当即放了王大毛,却把苦妹子留下来。不想,第二天一早,人们发现苦妹子死在村外水塘里,妈妈悲伤不过,也投水而死。

“富贵叔,干脆把王雅堂的尸骨挖出来,也搞个伍子胥鞭尸,让乡亲们解解恨、鼓哈子劲!”王大毛擂着桌子,对农会主席说。

“解恨倒容易。可是人死了开不得腔,枪还是追不到手。不如把他家女客提来审问,王雅堂的事,她们总该晓得一些吧?”

他俩正说着,矮子王二慌慌张张地撞进来说:“不得了啦,出邪门啰,村子边上几口井里的水一起黑得发臭了。”

几个人一起去到井那里去,只见村里好多人正围着井台议论:“这是百年难得碰到的怪事,会不会有么的灾害发生?”

“只怕是分了地,改了地界,得罪了龙王爷吧?”

“我本来不想说,怕别个讲我造谣,现在我也讲一件怪事!”村里一个老塾师在人群里说:“昨天半夜里,我起来拉尿,远远听到祖坟山那边有哭的声音……”

矮子王二也心有余悸地对王富贵说:“主任啊,通知开会、守夜这事我不搞了!”

“为什么?”王富贵问。

“我硬是碰到鬼了。我不是讲胡话。王雅堂死后那几天晚上,我敲过二更,亲眼看到有一个黑影在大毛家门口一晃就不见了。我以为是贼,追上去。可是那个影子飘飘悠悠走路的架势,太像王雅堂了,走到祖坟山那里一沉,就不见了。”

“他要是敢来,老子就抓起他,问他枪藏到哪里?”王大毛话是这么说,心里也很吃惊:王雅堂埋起来后,自己的气实在难消,把王雅堂的青石墓碑挖出来,推倒在路上垫坑,让路人踩踏。可是一天功夫,墓碑突然不见了。王雅堂的堂客和媳妇肯定抬不起。王雅堂儿子跟蒋军跑了,那会是谁干的?王雅堂一家,现在谁愿意拢边?难道是那个“鬼”?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心惊,越说越胆颤。还是农会主席王富贵开导了大家几句,找来几个后生掏井,大家才散去。经过干部说服,矮子王二也没有辞去打更的差事。可是,再打锣开会,来的人稀稀拉拉的。

富贵和大毛见此情况,一时也没有了主张,决定到区上请工作队长老刘回来拿个主意。

开完会,大毛和几个民兵在农会值班,王富贵一人往村里走。农会就设在村外祠堂里,离村子还有一段路。天上一弯新月,时而隐没在云层里,时而向大地洒下银辉。村里传来断断续续的打更声。王富贵不经意地朝坟山一撇,猛然间发现进坟山的小路上有一个黑影,个子高高的。王富贵好奇地站住,看个明白。不料那个黑影飘飘悠悠向他走来,月光一出现,看起来像是王雅堂,身穿长袍,戴着礼帽,又提起文明棍。

王富贵头皮发麻,嗓子里像堵上东西,喊也喊不出来,浑身发软,只一个劲地倒退。那身影悄无声息地离他越来越近,王富贵这才想起要跑,一转身,竟跌倒在地。这一跤把他摔醒了,立马爬起来,没命地逃进家里,把门插上,又用棍子把门顶得死死的。第二天,便头昏、眼花,起不了床。

王富贵晚上撞到“鬼”了,第二天全村都晓得了。大毛与乡亲们来富贵家探望,只见懂中医的老塾师正在给王富贵把脉:“怒伤肝、老伤心,你这是惊惧伤胆、胆伤则……”老塾师还没有说完,矮子王二急冲冲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怪了……怪了……蚂蚁排成字……”人们跟着王二赶到村前大樟树下,只见许多蚂蚁密密麻麻挤在一起,依稀出现不吉利的字。大毛气得大喊一声“蚂蚁也造反”,上去用脚乱踏,又到田里抓起一把稻草,点燃后盖在蚂蚁上,然后大步流星到区上找老刘去了。

农民在土改中分到田地

这么一闹,王家湾人心惶惶,谣言四起,说王雅堂家动不得。蒋军还会回来,王雅堂儿子会带兵回来报仇。许多人家生怕王雅堂“鬼上门”,连忙找老塾师写字,在门口贴张“吉星高照”的红帖子,还有的人把从王雅堂家分得的大米封在缸里,分到王雅堂土地的人家也不打算栽种什么,有几个民兵想找大毛把梭镖交了。

王大毛到区上找到刘队长,顾不上喝刘队长递上的水,把王家湾这几天发生的事,说给刘队长听。刘队长听完大毛的汇报,拿出烟卷给大毛一支,自己一支,点上火,不说话,眯起眼抽起来……

一支烟抽完,对大毛说:“我们老家有句话‘狼死留皮,人死变泥’,大毛同志,你也相信鬼吗?”

“原来我也不相信的,可是富贵叔硬是看到王雅堂的鬼魂显灵哒,打更的矮子王二,养牛的李老倌,也都碰到过这个鬼,你不信也得信啊。”

“你也见过?”

“我没见过,但我倒想亲眼看看这个鬼,可大家说我杀气重,鬼怕我,不敢相见!”

刘队长忍不住哈哈大笑:“可见,鬼是怕人的,特别是胆大杀气重的人。”

“这……到底是哪么一回事?”

“我怀疑王雅堂是不是真死了?”

“那家伙确实死哒,我亲眼看见他的尸体!”

“你亲眼看见把他钉进棺材里下葬了吗?”

“那倒没有……”

刘队长又把水递给王大毛,轻声说:“今晚我们就赶回王家湾,去看看王雅堂到底是人是鬼?你先回去放出风声,说工作队还要开几天会才能回村,让农会和民兵暂停活动,等工作队回村再说。我们来这么干,你看如何?”说完两人商议起来……

工作队暂不回村的消息传开后,民兵们把梭镖、大刀都交还给农会,连队长王大毛也把破被子从祠堂搬回了家。

入夜,王家湾死气沉沉,家家户户都把门窗关得铁紧,村外的祠堂更是不见人影,连狗子也不叫了。

王大毛带着几个民兵,悄悄地从村边一户人家的屋子后门出去,迎接刘队长他们。刘队长立即把人员分为几路,一路摸到祖坟山,盯住王雅堂的坟墓,另一路埋伏在祠堂里,还有刘队长与大毛几个人,隐蔽在王雅堂家四周。

午夜过后,淡淡月光下,一个矮小的建黑影出现在王雅堂家院墙边,躲躲闪闪地向里面窥探。过了一会儿,那黑影走向王雅堂家门口停住,敲响打更的梆子。啊,是矮子王二!监视的人没有惊动他,只派一个人跟在矮子后面盯梢。梆子声渐渐在村西头消失。那个跟踪的民兵回来报告:没看见王矮子干什么,他回到自己屋里了。

片刻过后,王雅堂院墙拐角处,闪出一个影子,细长个儿,戴一顶又高又尖的白帽子,俨然像戏里的无常鬼。那个影子身手不凡,后退几步,一个助跑,一下攀上墙头,跳进王雅堂家院内。

“像王雅堂吗?”刘队长轻声问大毛。

“高矮差不多。王雅堂身架比他大些。”话还没有说完,院门轻轻打开,那影子又从门里钻出来,一溜烟儿向村外奔去。刘队长拉起大毛尾随而去。村里的狗被惊动,叫了起来。那影子听到背后有脚步声,突然停住,转身过来。月光下,白色的尖帽子,白色的脸,眼睛处两个黑眼圈,看不见眉毛,这个“鬼”迎着大毛,无声无息地走过来,突然嘴里吐出一条红红的长舌头,还“丝丝丝”发出怪声,两手张开,有芭蕉扇那么大。大毛不禁后退几步。转眼一想,刘队长就在旁边,还带着枪,怕么的!

大毛手持梭镖,猛扑过去。那“鬼”先怕了,扔下两手握住的“大手掌”,转身继续跑,不想刘队长乘“鬼”恐吓大毛的时候,已绕到他身后。“鬼”一看逃不了,往下一蹲,摆出马步桩,拉开架势。王大毛不等对方施展身手,一梭镖刺过去,那“鬼”的头正摆向刘队长那里,注意刘队长手里的短枪。大毛的梭镖刺来,他起身想躲,恰好被梭镖扎中腹部,“鬼”“哎吆”一声倒在地上。王大毛奇怪,梭镖像扎到石板上,震得手疼。

刘队长一个健步跳过去,把“鬼”的白帽子一扯,没想到就是一个面具,“舌头”“脸”一起拉下来了。在月光下,王大毛认出此“鬼”是王雅堂的大徒弟,绰号“小霸王”。小霸王深吸一口气,原来梭镖扎正好在他宽腰带前面的铜片上,把他扎倒了。

小霸王“哇”地大叫一声,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一个飞腿踢向刘队长的脸面,刘队长躲闪不及,被踢中下巴,倒在地上。小霸王刚想去夺枪,大毛一个健步冲上去,又一梭镖扎去,小霸王腰一闪,躲过了。左手顺势抓住梭镖杆一扯,把大毛带了过来。右手拔出腿上插的匕首,朝大毛扎去。大毛一挣,扎中右臂。小霸王把梭镖一丢,还想再扎大毛,“呯”一响,刘队长挣扎着抬起身子,对准小霸王开了一枪。

因为大毛与小霸王挨得近,刘队长头也晕晕乎乎,怕误中大毛,这一枪并没有打中小霸王。小霸王吓了一大跳,忙向田野撒腿就跑。刘队长摇摇头,清醒一下,对准小霸王的腿打了一枪,小霸王一个趔趄扑倒在地。

枪声惊醒了王家湾的人,人们越加害怕,生怕“鬼”找上门。矮子王二被枪声惊到了,他晚上打更不睡觉,黑白颠倒了,晚上特别精神。他披件破衣服,出门看个究竟。他没走多远,却猛地发现有个黑影慌慌张张朝村西跑来。他一见愣住了,发现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穿长袍、戴黑礼帽的大块头王雅堂。顿时,他握紧了拳头。

原来,王矮子以前并不矮,他自小在王雅堂家打长工,30多岁娶了个外乡人为妻。谁知道那年过年三十,矮子出去给王雅堂买年货,回来时却发现老婆吊在梁上。问左邻右舍,邻居悄悄地告诉他,被王雅堂侮辱了,含恨寻了短见。王二听了,抄起锄头就要找王雅堂拼命。不料刚进二门,就被王雅堂的徒弟一棍打在背上,落下残疾,腰挺不直了。

王矮子干不重活,只得忍气吞声,干起了打更。虽然见了王雅堂低眉顺眼,到了睡觉时总会想自己怀孕不久的老婆,往往梦见老婆带着孩子被王雅堂一脚踢下山崖或推下水塘,矮子醒来都是仇恨伤心。王雅堂被斗,他心里非常痛快。但是,王雅堂把枪藏起来,并说蒋军还会回来,又让他心有疑虑。王大毛不管不顾,逼王雅堂交枪,让其上吊,矮子表面还是不动声色,还顾忌王雅堂的儿子。

王雅堂自杀后,村里闹鬼,矮子王二心想:“死了还要变鬼害人,我没有搞死你报仇,就搞死你的鬼!”于是,每晚打更总带一竹筒鸡血,在王雅堂家转几圈,想压压“鬼”的邪气。

王雅堂一见矮子王二挡住路,一手扼住王二的脖子,让王二出声不得,一手握着手枪。王二两手去掰,觉得王雅堂的手热乎乎的,不像人们常说的“人死尸凉”。又发现王雅堂在月光下拖着一条长长的黑影,也和“鬼行无影”的俗话不符,恍然大悟,肯定这就是王雅堂本人,王雅堂还没有死!

他松开手,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意思是有话要说。王雅堂放开手,王二清了清嗓子,小声说:“老板,四下里都有人要抓你,你跑不脱,不如到我屋里躲一下吧。”王雅堂情急,来不及多想,掏出来一个金戒指,塞到王二手里。王二装作很欢喜的样子,把王雅堂藏到屋里一个大橱柜里,王二把橱柜锁了起来,又顺手把装鸡血的竹筒橱柜门前,抄起锣快步出门了。

再说刘队长给王大毛包扎好伤口,看见小霸王双手抱着右大腿直哼哼,要小霸王自己扯条衣服把伤口扎好,让小霸王拖着一条伤腿向王家祠堂爬去。爬慢了,王大毛就用梭镖扎小霸王的屁股。刘队长嘴里还在出血,也就不管王大毛干什么。

到了祠堂,埋伏的人一起围拢过来,都骂小霸王:“原来是你在装神弄鬼!”

几个民兵拳脚相加:“这回要你真的变成鬼!”

小霸王吃不住打,磕头求饶:“莫打、莫打……不是我……是王雅堂。”

大家忙问:“王雅堂不是死了哒?”

“没、没,他躲在家里的地窖里。”

刘队长留下一个人看住小霸王,带着工作队员和民兵跑出祠堂去抓王雅堂。还没有进村,就听见矮子王二边打锣边大喊:“捉鬼吆!捉鬼吆!”王二一见到刘队长,兴奋得拉起刘队长就朝家里跑。哪晓得一进屋,就见橱柜门大开,人逃了。幸好王雅堂逃走时碰翻了装鸡血的竹筒,踩了一脚鸡血,大家便沿着血印追去。

王雅堂逃出王二家,穿着长袍跑不快,想脱下长袍又担心被追上。跌跌撞撞跑到村边,停下来喘口气。他转过身来向村里望去,不想被坟地里赶来的民兵和工作队员用枪托砸晕了……

第二天,天刚刚亮,王二就敲锣大喊:“开会了,捉到‘活鬼’王雅堂了!大家都去看啊!”

乡亲们来到祠堂前的禾场,只见刘队长和民兵、武装的工作队员都站在祠堂门口。王雅堂被五花大绑,跪在地上。边上站着两个持枪工作队员。原先埋他的棺材放在禾场上,沾满泥土。棺材被打开,里面是步枪和子弹。

斗地主

王大毛受伤的手臂已被纱布缠好,另一只手提着王雅堂的手枪,走到王雅堂跟前,厉声喝道:“讲,把闹鬼的事老实交代!”

“是我在井里丢哒染料,让水发黑:也是我在樟树边上用猪油写字,逗引蚂蚁……”

至此,王雅堂诈死装鬼的事儿真相大白。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欢迎投稿,私信必复】

影子攻击人灵异事件2

大家好,天天一起看电影,我是喜欢看电影的笨熊。

因为疫情宅在家里的人们搞出了很多花样,如学做馒头做奶茶,搞阳台演唱会,或者是做一些让杜蕾斯脱销的事情……



一些大神就没这么“低俗”了,近日曾导演过恐怖片《关灯后》《安娜贝尔2》和DC宇宙作品的《雷霆沙赞!》的导演大卫·F·桑德伯格,大概是宅在家太无聊就拉上她的妻子拍了一部恐怖短片《阴影降临》。



《阴影降临》讲述了一个关于影子的灵异事件。一个独居的女士在卧室的床上看书忽然遇到了停电,躺在床上的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房间里有异响,吓一跳的她急忙拿出手电筒照了一下,结果没法什么异常,就在她松口气的时候,注意到一个水杯影子,但是很快她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桌子上并没有水杯!



这位女子尝试着用自己手的影子把杯子拿起来,结果竟然真的能拿起来……这时旁边椅子忽然传来刷了一声,女子转身用手电照过去,发现一个女人的影子坐在那里!被吓坏的女子强作镇定的想确认是自己眼花还是真的有东西在那里,就一把抓住床单丢了过去,结果什么也没盖着。



就在女子感到困惑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砸门的声音,吓坏了的她壮着胆子走出卧室去检查大门,当她穿过昏暗的走廊来到门口,发现一个影子怪物贴在门上,随着噼里啪啦骨头扭曲的声音,怪物变成了男子的模样,接着忽然扭头就向她冲了过来,女子大惊急忙跑回卧室,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惊慌失措的女子观察了一阵,发现男子没有追上来破门而入,这才松了口气,她转身准备回到床上的时候发现身后的墙壁上出现了5个人影,还有一个扛着把斧头……



影片很短,掐头去尾也就2分钟,出镜的就一个中年妇女,场景就卧室和玄关(应该是导演自家),全片一句台词都没,但是影片压抑的气氛,层层递进的节奏,全程紧绷的剧情,让人看着十分的过瘾因此获得了网友的一致好评。



目前这部几乎是零成本的《阴影降临》在豆瓣上获得了6.8,IMDb则高达7.2。这个分数比投资人民币约5.6亿的《雷霆沙赞》,约20亿人民币的《正义联盟》在两个平台上的评分都还略高一些。



同样的导演,几乎零投资就获得这么 高的分数,不知道华纳看到了会有什么感想?



低成本或者零成本拍摄的佳作并不罕见,如开创伪纪录片式恐怖片的《女巫布莱尔》,当年这部6万美元的成本的电影赚到了2.48亿美元。



当年这电影因为太逼真,让很多人以为当地真的有女巫杀人事件,给拍摄地所在小镇布齐兹维尔居民造成了不小的困扰,以至于后来的续作不被允许在当地拍摄。



20万人民币看起来不少,但对于电影来说就是不值一提,两套主演的衣服可能就花光了,但是成本只有20万人民币的《路边野餐》却国内外获奖无数,甚至被一些影评人称为华语版的《穆赫兰道》。



如今国产电影随便一个都是千万级别的投资,但是拍出来的效果却让人看着胃疼,脑仁疼,肝上火,印堂发黑,括约肌无力。



导致这样情况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有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这些资金并没有花在刀刃上,大部分给了流量明星小鲜肉,再划一部分给了演员穿起来bulinbulin的衣服和化妆上了,然后再给一部特效不怎么样的特效团队,而至关重要的编剧拿到的稿费经常是投资的零头,有时候零头还要分期给,甚至还有编剧追着剧组讨要稿费的事情。



一个不重视剧本的电影怎么能好看?除了流量明星的粉丝和消化不良的病人外,谁还会去支持那些内容幼稚的电影?



最后笨熊问大家个问题;你看过最恐怖的恐怖片是什么?

笨熊和你一起看电影,喜欢这篇文章的欢迎【关注】【收藏】【点赞】以及【吐槽】(☆_☆)


影子攻击人灵异事件3

火影忍者第十集已经更新,目前的主线剧情仍在是博人看见的那一团神秘黑影。这一集的剧情,在井阵调查中发现了几点可疑之处。

第一:原本发生在学校周边,后来巳月出现之后开始扩展到周边各地。【火影忍者~漫画~动漫】

第二点是:涉及到禁术相关,也就是柱间细胞,现场留下了木遁使用的证据。

关于柱间细胞,当时是团藏手下的根部有个团队研究,后来解散了。但是大蛇丸对这个那就当属专家级人物了,如今木遁使用者大和就是幼年时期体内因被大蛇丸实验时植入初代火影千手柱间细胞成为众多实验者唯一幸存的。【火影忍者~漫画~动漫】

然后是官方的之后两话的预告情报似乎也在暗示着什么?

6.14 《火影忍者:博人传》第11话《黑幕的影子》

堇她们在灵异事件中受伤,这让博人倍感自责,觉得是自己的错,比以前更加努力巡逻村子。但是始终毫无结果。这时博人的一句无心台词让鹿代和巳月察觉到了某种可能性。

6.21 《火影忍者:博人传》第12话《博人与巳月》

灵异事件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博人他们感到不可思议,但是好像只有巳月知道什么。这时候巳月也对自己内心的某种变化感到迷茫。而村子也发生突发事件。

通过这两个预告可以得到的信息量已经可以说是极大的,第一是博人无心的话让巳月察觉到某种可能,第二是黑影事件消失,而巳月似乎知道了真相,这件事的所有的箭号都指向了巳月。然而巳月是大蛇丸的人造人,可能是巳月察觉到了什么然后通知大蛇丸导致灵异事件消失的无影无踪。

其实关于这个暴走嘛,其实有点像大蛇丸之前的研究对象重吾,一旦停留在自然能量强的地方就会仙人化,但会因为无法控制而暴走。【火影忍者~漫画~动漫】

而关于仙人模式是大蛇丸以重吾为来源,以尾兽人柱力的战斗方式为理念,而研究出咒印模式。进入此模式的人,实力会变成常态下的数倍。根据药师兜和重吾自身所言,咒印化其实也是仙人模式的一种,只不过无法凭借自身意志来吸收自然能量且无法控制。

根据目前的时间线,巳月已经可以达到仙人模式。仙人模式下的巳月,额头长出一个独角,全身散发出数条蛇形的透明查克拉。这些查克拉与漩涡鸣人的尾兽查克拉类似,能够实体化,既可直接攻击也可携带其它忍术进行中近距离攻击,还可以用于防御。

所以可以推测可能是大蛇丸在测试仙人模式暴走状态吧。【火影忍者~漫画~动漫】

根据这几点线索结合起来就可以得出一个相对准确的结论,那就是黑影的真面目是大蛇丸在做科学研究。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